讓我們苦等了三天后,標普終於痛下決心、調降美國信用評級,大快人心。雖然美國周二避免了歷史上首次違約,但周五還是沒能保住AAA評級。這也是繼 中國評級機構大公國際下調美國評級之后第二家評級機構宣布下調美國主權信用評級的。標普的決定看似意料之外,實則情理之中,但我們仍不由的為其叫好!

 

作為全球第一大經濟體的美國在當地時間5日晚上喪失了其三A級的主權信用評級。國際知名信用評級公司標準普爾決定把美國現有三A級信用評級下調一個等級至AA+。這讓市場感到萬分震驚,因為作為全球最大的經濟體,美國的信用評級被下調似乎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美國周二剛剛避免歷史上首次債務違約,根據美國總統奧巴馬和兩黨達成的債務上限議案,削減赤字分兩步進行,初步已確定政府未來十年削減赤 字9170億(對等獲得9000億美元債務上限的提高),同時由國會特別委員會於今年11月確定1.5萬億削減赤字方案,若方案不能順利成形,則開始自動 削減政府赤字1.2萬億。(對等2013年前獲得1.2-1.5萬億美元債務上限的提高)

 

惠譽周二率先表態,由於美國按期提高債務上限,這使得美國政府有資格保留其“AAA”主權信用評級,但由於上半年經濟增長速度下降至1%以下,復甦仍存在諸多不確定因素,不排除對其評級前景的負面展望。

 

惠譽分析師強調,美國兩黨在迫在眉睫的關頭達成提限的一致,并承諾在未來10年至少2.1萬億美元赤字削減措施是一個積極的事態發展,是“在正確的 方向上”邁出一步,這表明華盛頓的“政治意愿和能力最終做出正確的事情”。 但以美國的經濟規模,該法案仍“不足以使公共債務的水平得以穩定”。

 

穆迪周二稍后也宣布維持美國AAA主權信用評級,評級展望負面。穆迪指出,美國最後關頭提高政府債務上限令其AAA主權信用評級得以保全。不過,及時上調債限只是美國長期財政改革的第一步,鑒於有關議案是分兩階段削減政府赤字,穆迪將美國信用評級展望定為負面。

 

穆迪指出,在四種情況下可能調降美國信用評級,分別是未來一年美國財政政策自律性變差、2013年未采取進一步財政改革措施、經濟增長前景嚴重惡化以及美國政府借貸成本較目前水平顯著上升。

 

市場關注三大巨頭中標普的行動,標普早前取態較為嚴苛,強調若無長期改善財政狀況的方案,即便及時上調債限,也會調降美國評級。該機構希望美國政府能削減4萬億美元支出,顯然這次兩黨達成的協議規模相差較遠,市場上仍有許多人擔憂,標準普爾很有可能會下調美國評級。

 

而中國大公國際資信評估有限公司周三突然宣布,將美國的本、外幣國家信用等級從A+下調至A,展望為負面。大公表示,美國國會就政府提高債務上限通 過了決議,雖然這可以使政府繼續借新債還舊債,但沒有改變國家債務增速超過經濟和財政收入增長的總趨勢,這一事件成為美國政府償債能力進一步下降的拐點。

 

大公表示,此次下調美國信用等級的具體理由包括:首先,美國政黨之爭所暴露出的政治體制弊端表明美國政府難以從根本上治理國家主權債務危機,美國債權人利益安全缺乏政治經濟制度保障。

 

其次,美國提升債務上限暫時避免了政府債務違約,但并沒有改善國家債務償還能力,政府債務負擔加重將推動美國主權債務危機繼續深化。再次,美國財政赤字削減速度遠低於新增債務增長速度,收不抵支的財政政策必然繼續推動美國政府債務水平不斷上升。國會通過的財政赤字削減目標與債務上限提高的規模相當,但年限相差八年之多,且減赤方案僅停留在框架協議上,缺乏可信及可行的政策支持。

 

最後,美國國會并沒有就如何從根本上解決國家經濟增長動力不足形成有建設性的決議,表明美國政府不可能通過增加真實財富創造解決低經濟增速和高財政赤字及債務持續攀升對償債能力的根本性影響,國家償債能力下降不可逆轉。大公表示,美國債務上限之爭所揭示的國家管理能力、經濟實力、財政實力等諸多影響政府償債能力和意愿的根本性惡化決定了美國國家信用展望為負面。眾 所周知,標普是美國債務危機數月不斷升級以來,喊的最兇的,對美國政府赤字表現的最強硬的,但在目前這一關鍵節點上其行動卻遠遠落后於其同行、甚至中國新 手,實在匪夷所思,其頭頂上的巨大壓力可想而知。

 

對比其對歐洲債務危機期間的所作所為,每次歐洲債務方面出現問題,美國三大評級機構總是沖在最前面,哪怕歐洲政治家一次又一次達成援助協議,三大評 級機構也絲毫不放手,甚至屢次在市場相對平靜期莫名其妙散步恐慌言論。與此同時,三大評級對中國也絲毫不顧忌,屢屢對中國地產及銀行業挑三撿四、評級版的 “中國崩潰論”此起彼伏,而不管其模型對中國是否適用。

 

對比其對中國和歐洲嚴苛的標準,三大評級對美國可謂太過仁慈了。遠的來說,08年次貸危機的根源---除了房地產泡沫,就有評級機構一大功勞。如果不是評級機構給予這些抵押貸款超高評級、未盡責,次貸風暴就不會造成如此大的傷害,無論對美國人民還是全球。>先前評級機構雖對美國債務作出警示,但幾乎沒有人相信,它們真會下調“主子”評級,而只是一種政治姿態而已,目的是為逼迫政治家妥協、避免美債危機導致的國家混亂、華爾街大佬們家門倒閉,當然還有一度的政治因素。穆迪和惠譽此前就維持了美國最高評級。

 

而中國大公已近走到了前面,標普頂著巨大的壓力,最終在周五堅定的下調美國評級。要知道,未來10年美國財政支出從10萬億縮減2.5萬億美元不能 根本上解決美國債務問題,這也是個四十年來都沒有有效解決辦法的問題,更不要說在兩黨“不能增稅,不能減社保”以及經濟接近停滯背景下,美國還配有AAA 評級嗎?

 

(桂強理 撰稿)

上列新聞訊息 引用來至 鉅亨網 www.cnyes.com

創作者介紹

   天香草店    替 [ 台灣 Taiwan ] 的 [ 政治 ] 與 [ 財經投資 ] 事件留下自己的足跡

dm279022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